足协竞赛部李立鹏-艰辛奇幻的赛季–中甲历险记

No Comments

  稿件来源:中甲联赛

  中国足协已联手体育画报出版2020赛季中甲联赛专刊,专刊分为《概论》、《赛果》、《专题:“唤燃亿心”》、《数据》、《公益》5个篇章,全方位对2020中甲联赛进行复盘。

  我们将从今日开始,每天与球迷一起分享一篇“独家回忆”,敬请关注!

  第一期来自中国足协竞赛部李立鹏副部长的分享:《艰辛奇幻的赛季——中甲2020历险记》(后附文字)

  庚子年春节还没开始,新冠病毒疫情突如其来地在武汉发生,以至于这个春节长假好长好长,居家生活似乎美好而惬意,每天上午下楼遛狗、下午下楼遛狗、晚上下楼遛狗,狗累并快乐着,而我内心时不时地飘过一阵一阵的焦虑,2019年下半年就编排好的2020年竞赛日历注定是要推倒重来了,一直如此“享受”时光不是个事儿,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那些吃青春饭的球员这一年的青春不能就这样“荒废”了,超长的“冬训”都熬成了“夏训”,球队一直在坚持训练,每天都在翘首以待盼着联赛的开启。

  赛会制是没办法的办法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17年前另一场疫情对联赛的冲击……

  2003年非典,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也面临着赛期被迫调整的局面,但当时难度没有那么大,调整仅限于“一维”——把开赛日期沿时间轴平移即可。我们当时预备了5套方案,定下了5个不同的开赛日期并尽量合理地分配了比赛密度,过了第1个日期就上第2个,还不行就是第3个,并以此类推。当年还没有微信等如此便捷的联系方式,我们就是在伟图大厦的办公室里一个一个给赛区打电话、发传真,再由赛区足协、俱乐部请示地方政府,一直等到大家都示意OK!

  但今年真的不一样。最初我们也是打算按照时间往后推,但逐渐发现这次疫情比2003年的更加变幻莫测,最终中超被迫做出分2个组的方案,但因为中甲不受国家队和亚冠赛事的影响,所以一直到“五一”前,我们都还在尽量坚持原有的主客场34轮的方案。

  “五一”后,舒兰市、吉林市又有疫情复发,防疫形势依然非常严峻,而随着CBA赛会制的复赛方案被批准,我们也不得不做出了全方位多维度的调整方案。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们就如同一群探险者打着火把走进了一片陌生的原始森林。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多维度的变化,多维度的不确定性,多维度的不确定性的变化。

  多维度的艰巨挑战

  按照中超分2个赛区看,中甲18支队适合分3个赛区,那么放在哪3个赛区就是首先要确定的。我们要根据申办的城市和疫情状况通盘考虑,虽然最终圈定了成都、梅州和常州3座城市,但他们也都有不同的不完美。成都的赛场草坪受大雨影响被泡成了河滩地;梅州太过偏远且气温偏热,但毕竟处于山区,总比广州凉爽得多;常州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从来没有过职业球队也没举办过职业联赛。

  另外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是赛会制比赛是否还要有东道主的概念,有的话自然有有的方便,没有的话也有没有的好处,这个概念的变化与不确定就会随之产生新的利弊权衡与纠结,因为每一个维度的变化都会影响另一个维度的变化。比如在蛇形排列(安排对阵)方面,有东道主和没有东道主就很不一样,由此形成的新的管理也会造成新的变化。

  球迷看到的是最后的结果,但在规划过程中会不断遇到多维的纠结,每个变化衍生出的新的选择都是多次幂的增长,原来的一维空间也变成了多维空间。经过反反复复的考虑与推演后,我们最终选择了一个相对最优的方案,其中每个环节、每个变化都要反复推演,看似行动了一步,实则来来回回经历了数次变化。

  疫情期间,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彻底改变了。我每天遛弯、吃饭、买菜排队时,各种方案就在脑子中“跑火车”。很多人微信中的工作群建到了3位数,而工作群里刮起的都是大家的头脑风暴。当然现场的会议也不少,大家戴着口罩奔波于香河基地、世东(足协办公地点)、上海、苏州的各个会场之间。

  各个赛区按照蓝绿分区分兵下去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视频音频会议,在此要特别感谢各通讯服务商、手机制造商、即时通讯APP及音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

  克服辛酸苦难力保完赛

  任何设计想法,不能仅存在于头脑及视频会议中,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实践中。

  以常州赛区为例,常州本来是作为承接中超比赛的候选赛区(最终选定了大连),后来才成为中甲的候选赛区。这座城市没有举办职业联赛的经历,只举办过一些杯赛及商业比赛,相对来说办赛经验并不丰富。对比成都及梅州2个赛区都有3块以上的比赛场地,常州只有2块比赛场,于是我们临时决定将另1块带看台的训练场(常工院)按照比赛标准进行改造,随之而来的就是繁忙的施工,其中就包括电力改造,原因就是要能在比赛期间顺畅地运行LED广告板。

  比赛场地、训练场地确认之后就是酒店,我们连续2次考察了3家酒店都不合适,酒店倒是都不错,但要全封闭代价太大。常州疫情防控做得特别好,市民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各家酒店下半年的婚宴都排满了,如果接待参加中甲的球队而全封闭的话,酒店方面仅是要退掉已经预定好的若干婚宴就要准备出几百万元的违约金,更别说还要给那么多幸福的家庭造成心灵上的创伤。以至于我们当时甚至准备放弃常州赛区,心情也是差到快抑郁,同时已经着手重新联系其他之前被放弃的候选赛区。幸运的是,第4家酒店适时出现,我们也总算确定了6支球队封闭2个月的生活之所。

  相信成都和梅州赛区一定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苦难,如果说起来一定也都是眼泪,但我们只看到了电视画面里球迷眼中喜悦的眼泪、激动的眼泪、遗憾的眼泪,而这些都是因足球魅力产生的幸福眼泪。

  以赛会制方式筹办职业联赛,预算缺口其实非常大,这里要特别感谢各赛区地方政府,他们非常支持和配合,付出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努力,承担了巨大的责任。

  这些年,我们已经习惯了联赛的主客场制,相对而言对赛会制有些陌生,所以本赛季要非常感谢各部门的协同和福特宝、中超公司两大主力的鼎立支持,尤其是福特宝公司发挥了特长——在赛会制方面拥有丰富经验,通过这次比赛也充分展现了他们超强的战斗力。

  我们的各参赛队也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赛季,他们心怀感恩之心,克服各种寂寞并顺利完成了比赛。无论从技术数据还是转播收视及新媒体传播数据看,今年的联赛数据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准。

  在国家抗疫工作的统一指导下,协会的领导班子坚强有力,我们整个团队也不胆怯、不纠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共克时艰力保联赛完成了“一个确保,两个力求”的目标。所谓应对变化、应对不确定性,就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过程,想明白,然后动起来,但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勇于担当”,没有担当之心,剩下的其他一切就都没有。

  最后,愿全人类早日彻底战胜这次疫情,让足球回归正常,让联赛回归主客场制,也愿我们的联赛越办越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